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

散文家的“五浊恶世”

菩提洲网站 2019-04-17 08:30:01



编者:莲花生大士在一千多年前曾预言,当铁鸟在空中飞行(飞机),铁马在地上奔驰(火车和汽车等)的时候,就是末法时代到来。


那个时代的人们,只要坐在镜子前就可互通讯息(手机、电脑等);


那个时代的青少年,脚下踩着牛角,装上轮子滑来滑去(滑板等);


那个时代很多人沉溺于赌博烟酒,沉湎于歌舞娱乐;


那个时代的人们滥砍滥伐造成水土流失,自然灾害频发;


那个时代的城市盗贼四起,遍布乞讨的人。





难觅清欢

林清玄




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千百种人生,文天祥的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们很容易体会到他的壮怀激烈。


欧阳修的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我们很能体会到他的绵绵情恨。


纳兰性德的是“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我们也不难会意到他无奈的哀伤。


甚至于像王国维的“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连江点点萍!”那种对人生无常所发出的刻骨的感触,也依然能够知悉。


可是“清欢”就难了!


尤其是生活在现代的人,

差不多是没有清欢的。






什么样是清欢呢?


我们想在路边好好的散个步,可是人声车声不断的呼吼而过,一天里,几乎没有纯然安静的一刻。


我们到馆子里,想要吃一些清淡的小菜,几乎是杳不可得,过多的油、过多的酱、过多的盐和味精已经成为中国菜最大的特色,有时害怕了那样的油腻,特别嘱咐厨子白煮一个菜,菜端出来时让人吓一跳,因为菜上挤的色拉比菜还多。


有时没有什么事,心情上只适合和朋友去啜一盅茶、饮一杯咖啡,可惜的是,心情也有了,朋友也有了,就是找不到地方,有茶有咖啡的地方总是嘈杂的。



俗世里没有清欢了,那么到山里去吧!

到海边去吧!


但是,山边和海滩也不纯净了,凡是人的足迹可以到的地方,就有了垃圾,就有了臭秽,就有了吵闹!



有几个地方我以前常去的,像阳明山的白云山庄,叫一壶兰花茶,俯望着台北盆地里堆叠着的高楼与人欲,自己饮着茶,可以品到茶中有清欢。


像在北投和阳明山间的山路边有一个小湖,湖畔有小贩卖工夫茶,小小的茶几、藤制的躺椅,独自开车去,走过石板的小路,叫一壶茶,在躺椅上静静的靠着,有时湖中的荷花开了,真是惊艳一山的沉默。


有一次和朋友去,在躺椅上静静喝茶,一下午竟说不到几句话,那时我想,这大概是“人间有味是清欢”了。


现在这两个地方也不能去了,去了只有伤心。湖里的不是荷花了,是飘荡着的汽水罐子,池畔也无法静静躺着,因为人比草多,石板也被踏损了。


到假日的时候,走路都很难不和别人推挤,更别说坐下来喝口茶,如果运气更坏,会遇到呼啸而过的飞车党,还有带伴唱机来跳舞的青年,那时所有的感官全部电路走火,不要说清欢,连欢也不剩了。


要找清欢,一日比一日更困难了。

……




最近有一天,突然想到骑马,已经有十几年没骑了。


到青年公园的骑马场时差一点吓昏,原来偌大的马场已经没有一根草了,一根草也没有的马场大概只有台湾才有,马跑起来的时候,灰尘滚滚,弥漫在空气里的尽是令人窒息的黄土,蒙蔽了人的眼睛。


马也老了,毛色斑剥而失去光泽。


最可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马场搭了一个塑料棚子,铺了水泥地,其丑无比,里面则摆满了机器的小马,让人骑用,其吵无比。


为什么为了些微的小利,而牺牲了这个马场呢?


马会老是我知道的事,人会转变是我知道的事,而在有真马的地方放机器马,在马跑的地方没有一株草,则是我不能理解的事。


就在马场对面的青年公园,已经不能说是公园了,人比西门町还拥挤吵闹,空气比咖啡馆还坏,树也萎了,草也黄了,阳光也不灿烂了。


从公园穿越过去,想到少年时代的这个公园,心痛如绞,别说清欢了,简直像极了佛经所说的“五浊恶世”!




生在这个时代,为何“清欢”如此难觅。


眼要清欢,找不到青山绿水;

耳要清欢,找不到宁静和谐;

鼻要清欢,找不到干净空气;

舌要清欢,找不到蓼茸蒿笋;

身要清欢,找不到清凉净土;

意要清欢,找不到智慧明心。


如果要享受清欢,唯一的方法是守在自己小小的天地,洗涤自己的心灵,因为在我们拥有愈多的物质世界,我们的清淡的欢愉就日渐失去了。


现代人的欢乐,是到油烟爆起、卫生堪虑的啤酒屋去吃炒蟋蟀;是到黑天暗地、不见天日的卡拉OK去乱唱一气;是到乡村野店、胡乱搭成的土鸡山庄去豪饮一番;以及到狭小的房间里做方城之戏,永远重复着摸牌的一个动作……


这些放逸的生活以为是欢乐,想起来毋宁是可悲的。


为什么现代人不能过清欢的生活,反而以浊为欢,以清为苦呢?


一个人以浊为欢的时候,就很难体会到生命清明的滋味,而在欢乐已尽、浊心再起的时候,人间就愈来愈无味了。



这使我想起东坡的另一首诗来:


梨花淡白柳深青,

柳絮飞时花满城;

惆怅东栏一株雪,

人生看得几清明?


苏轼凭着东栏看着栏杆外的梨花,满城都飞着柳絮时,梨花也开了遍地,东栏的那株梨花却从深青的柳树间伸了出来,仿佛雪一样的清丽,有一种惆怅之美,但是人生看这么清明可喜的梨花能有几回呢?




文章来源|林清玄《心美 · 一切皆美 · 清欢》节选


Copyright © 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