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

美女护士躺着发出奇怪的声音,把门口经过的男子吸引过来......

要悦读 2019-03-13 16:50:51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嗯嗯嗯……

 

高挑的身材,精致到迷人的五官,丝丝柔顺的黑发随意的搭在肩上,纯白色的护士服,娇艳欲滴的红唇之中发出一声声诱人的声音。

 

绝对的能够引发任何一个正常男人心中隐藏的火,尤其是当这个发出声音的高挑护士身旁还围着几名同样身穿洁白护士服的漂亮女孩,更是能够让心中存有邪念之人爆棚到极点。

 

可此刻,当刘婉儿这个因为漂亮而闻名整个县城医疗系统的高挑护士发出一声声动人的声音时,非但整个卫生院的女护士们无动于衷,就连那些喜欢整天猥琐的观察护士与病人的男医生们也是无动于衷。

 

痛经不是病,痛起要人命,刘婉儿之所以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便是躺在卫生院的过道木椅上便是发出这样让人想入非非的声音,完全因为刘婉儿那被多家医院判定为只能慢养,唯有破除第一次才能彻底治愈的痛经发作了。

 

往日面对这种情况,众人除了说一些鼓励的话,以及帮助刘婉儿拿出她随身携带的止痛药帮助止疼之外便别无他法了。

 

可今天,当众人才是从刘婉儿的包包内拿出止痛药,打算先喂刘婉儿两颗药再说其他时。却发现从早上起就和往常不一样,显得很是沉默的王东竟然是几个窜步,在众人震惊不已的目光之中,径直的窜到了高挑护士刘婉儿的身边,举起右手便是径直的放在了刘婉儿的小腹处。

 

“他这是要干什么,趁机沾刘婉儿的便宜吗?”

 

看到王东出人意料的动作,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下意识的认为王东是想趁机沾些便宜。

 

可想想现场的坏境,与王东平时的一贯做风,知道王东这样做肯定不是为了沾刘婉儿便宜,所有人的心中不禁更是充满了疑问,好奇的瞪大着双眼想要看看王东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越是疼痛头脑越是清醒,就像这句话所说的这样,虽然因为痛经的原因都控制不住的倒在长椅上,可是刘婉儿对于身体上的感觉却是并未失去一分一毫。

 

当王东的大手刚刚的放在她平坦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上之时,刘婉儿便发现自己疼痛不已的小腹上多了一个不速之客。

 

虽然因为疼痛的原因连眼睛都无法睁开,但单凭身体的感觉,刘婉儿便可以确定小腹上多出的这双大手绝对是属于男人的。

 

有人要沾自己便宜,察觉出小腹之上突然多出的手绝对是属于男人的之后,刘婉儿的心中便是忍不住的想到。

 

会是谁趁着这个机会沾自己便宜呢,想着平时上班时其他同事望着自己时那火辣辣的眼神,刘婉儿顿时觉得连年纪院内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有嫌疑。

 

不管你是谁,等我好了一定会让你好看,让你知道姑奶奶我的便宜不是那么好赚的……

 

咦,奇怪了,怎么今天自己能想这么多问题,平日痛经时自己不是痛得只知道疼,根本就没有一点闲暇去想多余的事情吗?

 

正当刘婉儿正在考虑着待痛经过后,到底该如何修理这个沾自己便宜之人时,才蓦然发觉到今日与往日的不同,仔细的感受一下,她下意识的便是觉得自己的痛经好似过去了,身体也好似没有开始那样的疼了,就连她那因为疼痛紧紧皱起的眉头都已经在不知觉的展开。

 

“睁开眼吧,现在应该没有那么疼痛了。”

 

正在思考着今天为什么自己能够像这么多,乍然听到王东的声音,刘婉儿下意识的便是睁开了眼睛。

 

这一睁眼刘婉儿才是发现,自己痛经的疼痛果然已经减弱了很多,最起码的在睁开眼睛的同时,她还感觉的到自己甚至是在疼痛的影响下开口说话与人交流都不是问题。

 

也是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刘婉儿才发现原来小腹之上紧贴胸部的位置突然多出的一双大手主人,竟然是今天从早上起就显得异常沉默的王东。

 

最重要的是,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导致自己痛经的疼痛效果直接减弱的原因便是因为王东放在自己腹部的那一双大手。

 

他的一双大手好似一个天然的暖炉似得,每一时每一刻的都对着她的小腹释放出一股莫名的热量,不停的刺激着她的小腹以及胸部。

 

小腹还好,毕竟那里正在疼痛,热量过去正好算得上是对症下药,可是对于身体的刺激,刘婉儿就觉的有些难以接受了。

 

现在这一股股的热气直接袭来,待得腹痛的感觉减弱之后,刘婉儿甚至是觉得好似有一对无形的大手在她身上抚摸,让的天性敏感的她差点都忍不住的发出比方才更加动人的娇哼声。

 

王东是双手怎么会发出这么奇怪的热量,是气功吗?

 

感受着一股股的热能通过王东的手不断的穿入自己的腹部,刘婉儿的心中顿时便是生出了一股好奇心,连王东放手上所散发的热气对于自己的骚扰都顾不得理会,只是瞪着一双大眼满脸都是好奇的望着浑身上下都好似突然冒出神秘感的王东。

 

人还是一样的人,甚至于由于一上午的沉默与疏于打扮,王东今日的卖相比平时还有所不如,可是因为双手所释放的热量带来的神秘感,在刘婉儿的眼中,此刻的王东浑身上下却都是充满了异样的魅力。

 

“原来王东长的也怪耐看的。”

 

心中冒出这样的念头,又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几遍王东,刘婉儿的视线终是再次回到了王东平稳的放在她平坦小腹上的大手上,思考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王东的大手拥有如此魔力,却是丝毫的没有注意到王东手上所散发的热力正在逐渐减弱。

 

“应该好了吧,在异界治疗一个重病之人这点能量也够用了。”

 

察觉到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自己从神魔大陆带回来的牧师能量直接减少了十分之一。

 

还不知道能量消耗完后,还能不能如在异界大陆般修炼回来的王东当即是慢慢的停止了手上释放的热量。

 

热量的名字其实应该叫做光能而不像是高挑护士刘婉儿所认为的气功那样,而王东之所以会这种神奇的能量,完全是因为王东是一名有幸穿越到异界大陆做了几年牧师学徒,学得一身牧师本领又意外穿越回来的穿越人士。

 

之所以从早上到现在都在发呆,完全是因为今天是他穿越归来的第一天,一上午的他都在思考,拥有了一身完全诡异于科学技术能够解释的能力,他到底在以后的日子里该过怎样的生活。

 

选择如小说般主角一样利用自己的牧师本领,过着牛逼轰轰的数钱数到手抽筋,还是继续如往常般过着平平常常的过着朝九晚五的工作生活。

 

最终思量了半天的王东还是未决定自己日后的生活到底该如何继续,却是发现正在卫生院走廊与其他几名护士聊天的刘婉儿,顽疾痛经突然爆发身体不受控制的倒在走廊座椅上。

 

牧师的宗旨便是救死扶伤,传播主的荣光,虽然每一个牧师都知道自己的能力只是自己所修所练,和主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这个时候,发现了刘婉儿痛经发作躺在躺椅上,王东几年的异界牧师生涯养成的生活习惯却是瞬间占了上风,在他的大脑还未彻底的思虑清楚,身体却是在习惯的条件反射下,几步窜到了刘婉儿身边,双手往刘婉儿的身上一放,便是直接的释放起异界牧师必修的光能来。

 

待得王东将手拿开,刘婉儿才注意到不知何时那股充满了灵性的热量已经全部消失,而自己因为痛经引起的腹痛也同样已经神奇的消失。

 

“原来你会气功啊。”

 

好了,这就好了,想起平时痛经一来最少也让自己疼上半个小时,再想想现在,刘婉儿不禁对王东手上释放出的热量更加好奇,在众人震惊中带着不解的眼神之中,竟然直接坐起,满脸好奇的对着王东道。

 

本来王东还在思虑着到底该不该在众人面前展现出自己的牧师光能,可是待得身体先大脑一步的释放出了光能之后,王东却只能咬牙叹气的选择继续救治刘婉儿,只是救治归救治,王东的脑中却是一直思虑着等下到底该如何向众人解释自己的行为。

 

此刻乍然听到高挑护士刘婉儿的话,王东顿时觉得眼前一亮,觉得不光是现在,若是以后自己有用到牧师光能的时候也能够同样用气功去搪塞过去。

 

同样的看到在王东的动作下,原本最少得疼上半个小时的刘婉儿只用了不到二分钟的时间便是止住了疼痛,对于王东一系列的行动纳闷不已的卫生院众人心中也是有了答案。

 

只是一想到这个答案,众人的表情却更是充满了不可思议,才从刘婉儿的包包之中拿出止痛药的夏茹更是一把扔掉止痛药,顾不得男女之别的一把抓住王东方才放在刘婉儿小腹处的双手,蹦着跳着的让王东当众表演一番所谓的气功。

 

王东所在的卫生院虽然不大,但是也有两朵花名声在外,响彻王东所在县的整个卫生系统,使得所有男人都垂涎三尺。

 

两朵花,一朵花是方才才被王东治疗了痛经的高挑护士刘婉儿,另一朵便是眼前抓着王东双手,身高只有一米六,长着一张甜美的娃娃脸丝毫不比刘婉儿迅色的小美女夏茹。

 

只是以前无论是刘婉儿还是夏茹对于王东都无过多的关注,除了工作的原因打声招呼之外便再无更多的接触,像今天这样主动的抓住他的手更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现在这么一主动别说是王东,就连其他的人都忍不住的望着夏茹抓着王东的手,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都这么看着我干吗,难道你们就不想看看王东的内功吗。”

 

看到众人的目光才是意识到自己的自己的行动多少有些出阁,夏茹当即是赶紧松开紧握王东的双手。

 

只是松开归松开,向来就是一个小辣椒的她确实确仍旧纠缠着王东,让他当众表演一番所谓的气功。

 

听到夏茹的话,众人才不去思考夏茹抓住王东双手的问题,齐齐的将目光投向王东,虽不说话却都摆出一副等待王东表演的表情。

 

牧师技能能够直接表演吗,想到自己所会的几种技能之中除了直接依靠接触身体释放光能外,其他的释放效果都要比烟花还要绚丽几分的场景后,想都不用想的王东便否掉了众人的这个念头。

 

只是王东显然是小瞧了众人对于气功的好奇性,待得他表示了所学气功只是用来强身健体,除了接触身体治疗一些小病之外并无任何表演效果之后,众人确仍旧围着他不放,每一人都让他接触着身体释放了一道光能,感受了一番光能独有的热量才算罢休。

 

待得所有人都是感受了一番,终于确认了王东确实是身怀传说之中的气功之后,原本还是对于刘婉儿的话多少有点怀疑的众人终是彻底相信,围绕着王东叽叽喳喳的讨论个不停。

 

看来不管自己这么想,这牧师技能终究在不知觉间改变了自己的生活,看着兴奋的众人讨论来讨论去,话题确总离不开气功和自己的身上,心中无语的一想,王东当即是决定不再去管今后的生活就让一切都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算了。

 

穿越几年,早已经习惯了异界散漫的生活,突然之间再次的回到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涯,在卫生院内做了整整一天,王东的心中早就彻底的心焦不已。

 

拿着手机看了不下百次,终究是确定到了下班时间,王东当即便是收拾东西,想要快点立刻这个让他觉得沉闷不已的地方。

 

只是待得他才是刚刚的收拾好东西,还未动身,确发现,早已经脱下了宽大的护士服,身着一身红色紧身连衣裙,柔顺的黑发自然的披在双肩,显得更加火爆的刘婉儿不知在何时已经静悄悄的站在了他的办公桌前。

 

“下班后一起吃个饭吧。”

 

看到王东望着自己的表情有些诧异,刘婉儿当即是嫣然一笑,开门见山的说,“就当是谢谢你今天对于我的帮助之情。”

 

美女相邀,又有着这么充分的理由,有几个男人会舍得拒绝,可是偏偏的王东确在刘婉儿震惊不已的眼神之下,简单而直接的拒绝了她的相邀。

 

在异界之时王东最想念的除了父母之外,便是她的女友小丽了,穿越归来便在家中的他在见过父母之后,最大的想法便是去见一见女友小丽了。

 

只是考虑到白天就去小丽所工作的县医院有些太过突然,王东才硬是坚持到下班时间,只是此刻也已是王东所能坚持的极限时间,他又怎么会肯因为刘婉儿的邀请,而将自己去见女朋友的时间推后。

 

拒绝我,竟然拒绝我,王东你个小子竟然拒绝我的邀请,多少人想请自己吃饭都被自己拒绝,现在自己主动,他竟然拒绝自己。

 

哼,不就会点气功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拒绝就拒绝,再想请本小姐吃饭,自己还不理他了。

 

看着王东在听到自己的邀请后,竟然是直接的拒绝自己转身就奔向门口,好像再多耽搁一秒自己就好像会拦住他,不让他走似的动作,刘婉儿不禁是冷哼一声,心中恨恨的碎念着。

 

王东所在的县有三家正规医院,分别是县医院中医院以及妇幼,而她的女友小丽便是县医院的一名正式护士,同样的他的女友也是和他一样的毕业于同样一所野鸡大学。

 

与他不同的则是他的女友家中在县上比他家的背景要深的夺,一毕业没怎么费力的便将小丽放入了县医院成为了一名正式关系,不像他,毕业过了半年,家中又托了不少关系,才给他在卫生院找了一个不知何时才能转正的实习大夫的工作。

 

思娇心切,又想要给女友小丽一个惊喜,连电话都没打的在医院门口顺路买了一束玫瑰花,王东便径直的来到了女友小丽工作的住院部门口,掐着手表等待着女友小丽下班。

 

到时间了,看着左手佩戴的地摊货手表准确无误的指着五点半的时间,知道到了女友下班时间的王东,当即是将身体藏在住院部门口的一颗大树身后,打算待得女友小丽出来后好好给她一个惊喜,毕竟家境一般的他在穿越之前从未舍得为女友购买一朵玫瑰。

 

出来了,女友小丽出来了,看着女友小丽那虽然不是多么漂亮但也算的上是清秀可人的容颜,透过门口玻璃的折射一点点的展现在他敏锐的视线之内,王东当即便眯起了眼睛,打算好好观察一番已经算得上“五年”未见的女友小丽。

 

上身穿着一身普普通通的红色紧身短袖体恤,下身则是显得很是青春活力的牛仔紧身短裤,一款一看就知道是牌子货的女士挎包斜斜的跨在肩上,在搭配上小丽那略显清秀可人的容颜,虽然不如刘婉儿与夏茹那样美的惊人,但也是同样的让人觉得眼前一亮,忍不住的多看几眼。

 

只是待得小丽那让人眼前一亮的身影慢慢的迈出住院部的大厅,王东才发现,由于阳光的角度,方才玻璃上显示出的身影并不完善,至少在她女友腰部后方虚搂着她的一条粗宽臂膀就未显现在王东的眼前。

 

顺着胳膊的有宽大臂膀望过去,王东顿时发现自己对于搂着女友小丽的男子有点眼熟,好似自己不只一次的见过他似得。

 

佳佳乐超市老板的独子,在县内几乎每一片成规模的小区门口都有着一家他们的连锁超市,仔细的想了一番,王东便想起了男子的身份,最重要的王东也想起了以前女友对于他所说的关于男子的话。

 

“王东,最近我去门口超市买东西的时候,佳佳乐的超市老板独子总是和我搭讪。”

 

“他也不看看他长得都好似一头肥猪般的模样,话里话外的还总是透露出一幅想要和我处对象的意思。”

 

  是的肥猪般的模样,想到女友小丽和自己所说过的话,再看看搂着小丽的男子身高只有一米七零左右,体重确是最少也在二百斤以上的身材与他那满脸肥肉,只是能让人勉强的能够分得清五官的样貌,王东顿时觉得女友小丽对于男子的形容还真是觉得贴切。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一边与我说这个该死的胖子丑陋的像是头猪,却是一边背着我在偷偷以他交往,你明知道以我的脾气你若是说出分手我绝对二话不说的便会选择同意,你明明知道我最受不了的便是欺骗。

 

看着女友小丽在胖子的拥抱下径直的走上了住院部门口的一辆崭新白色霸道上,王东顿时觉得自己的心中好似有了答案。

 

“喂,刘婉儿吗,我王东,我想请你喝酒有没有空。”想到今晚自己才为了她拒绝了一位无论姿色样貌,都是在女友小丽之上的女子。

 

因为目睹女友背叛而觉得一阵阵心痛的王东,当即拿出手机径直的拨通刘婉儿的电话,也不理会对方是否已经同意,直接的说出了一个迪厅名字便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真是神经病本小姐是你的使唤丫鬟吗,让你挥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正因为王东的拒绝而闷闷不乐的赶回家中,才坐下休息的刘婉儿听着手机之中传来的电话挂断的嘟嘟盲音,当即把手机甩在床上恨恨的碎念着。

 

只是嘴上虽然是在抱怨着不满,刘婉儿接下来从衣柜之中拿出一件件的衣服在身上比划的举动,确实不难看出,她的心中还是答应了王东的邀请。

 

“就穿这身了。”

 

比划来比划去过了整整的十分钟的时间,才终决定了要穿什么衣服的刘婉儿,在快速地换上衣裳后又是简单的划了一个淡妆,才不慌不忙的拉开房门向外走去。

 

黑石迪厅,作为县城内最火爆的也是唯一的一间的迪厅,向来都是王东所在县城的那些喜欢疯来疯去的男男女女们首选的夜生活场地。

 

只是此刻,才是进入晚饭时间的黑石迪厅明显的好未到达正式上客的时间,当刘婉儿穿着一件虽是宽大确是依旧难掩她丰满身材的黑色体恤,和一套显得异常合体的三分短裤进入黑石迪厅内,才是发现偌大的黑石迪厅内除了王东一人之外竟然是再也无其他的客人。

 

“你不是说晚上有事吗,怎么又有空喊我了。”

 

径直的来到王东身边,一屁股的坐在王东对面,却是发现王东竟只顾着自己喝酒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刘婉儿当即一把抢过王东手中的啤酒,满脸不满的道。

 

好美,好艳……

 

直到此刻才注意到刘婉儿到来的王东,望着经过精心打扮后显得更加迷人的刘婉儿,纵是此刻心中因为女友的背叛而窝火不已,王东心中也忍不住的产生一阵阵的惊艳感觉。

 

若在往常,看到刘婉儿这样的打扮,纵是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王东还是会忍不住的多看几眼,可是此刻,纵然觉得刘婉儿打扮的让人惊艳不已,王东却还是没有丝毫兴趣的将注意力瞬间转移到了被刘婉儿夺走的酒。

 

“把酒还我,你想喝酒再让服务生上。”

 

一把将啤酒从刘婉儿的手上将啤酒从刘婉儿的手上抢过来,嘴上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在刘婉儿带点委屈带点不满的表情之中,王东扬起酒瓶连杯子都不用便是对着嘴咕咚咕咚的灌了起来。

 

原本在来之前,刘婉儿还在想王东是后悔拒绝了他,又抹不下面子才是给她打了个电话给她说了个地方,不等她回答便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可现在,看着王东只是一个劲的喝酒连里都不理自己,刘婉儿才知道自己猜错了,王东之所以给她打电话完全是因为受到了刺激,想要找个人陪他喝酒而已。

 

洞察了王东的想法,刘婉儿顿时觉得心中怒火横生,站起身来就打算离开这里,只是当她起身之时发现王东的眼角竟然隐隐的有着湿润的感觉,不知为何的心中一软,确又坐了下来就那么静静的望着喝着闷酒的王东。

 

“原来他这么的能喝。”

 

一瓶一瓶,眼瞅着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王东竟然只是对瓶吹的整整的喝下了八瓶啤酒,却也只是微带醉意的继续喊服务生继续上啤酒,刘婉儿才知道原来以前一直说自己酒量不行的王东酒量这么的惊人。

 

只是身为护士,深深的知道酒精中毒的危害性之大的她,却还是在第一时间用手势挥退了准备上酒的服务生,并在第一时间的对着王东表示,若是他再只顾着自己一人喝酒的话自己立马就会离去。

 

“啪。”

 

“要走就走啊,反正她也背叛了我,你离不离去的又有什么关系。”

 

似乎是被刘婉儿的话刺激到了,听到她的话,王东当即是一甩酒瓶,瞪着一双连酒意都遮挡不住的锋利眼神望着刘婉儿道,“反正我就是一个无钱无权的小人物,女人就是愿意跟一头猪都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大学期间的刘婉儿也曾搞过一个对象,那也是她到目前为止所交过的唯一一个男朋友,只是想到当初费劲心力才追上她的前男友,竟然在她答应与他交往的第二天,被她们系里一名暴发户之女勾引走时的场景,刘婉儿从此便是再也不相信爱情。

 

听到王东的话,不知为何的刘婉儿的心中竟生起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当即也不再选择离开,静静的坐在王东对面听着王东诉说着他与女友小丽的种种过去了。

 

真是一个肤浅的女人,王东这么好的男人不去珍惜,却偏偏的选择那样一位有钱的肥猪。

 

当从王东的口中得知,本来班里有一位关系很铁的女哥们曾经建议他毕业后留在省会,工作的关系她都可以完全解决掉,不需要王东花一分钱时。

 

王东却为了女友选择了回到家乡时,不知为何的刘婉儿的心中顿时对于王东那个从未蒙面的女友小丽产生了一丝憎恨的感觉,刘小婉觉的,若是让她选择的话,她一定会选择真心爱自己的男人而不去选择那个所谓的有钱肥猪。

 

“这酒瓶是你扔的。”

 

正当刘婉儿拄着双腮静静的聆听着已经醉的不清的王东,胡言乱语的讲着他与女友小丽之间的种种故事之时,一道非常蛮横的声音确实非常突兀的出现在她与王东的声音。

 

是黑虎,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桌旁,身高一米八五往上,留着县城混混们最爱的光头,体重最少也得在一百七八,满脸横肉显得非常壮实的男子,刘婉儿一眼便认出眼前的男子是最近几年县里非常风光的一个大混混。

 

既是出名的大混混,肯定是刘婉儿与王东这样的小人物惹不起的存在,看着他满脸横肉一副前来找茬的模样,知道此人自己两人惹不起的刘婉儿,担心已经喝醉的王东再惹出什么祸事,当即是赶紧起身道歉。

 

只是她不起身还好,这一起身让的让由于灯光黑暗而未注意到她模样的黑虎,顿时将她那妩媚的容颜和火爆的身材看的一清二楚。

 

好一个漂亮的大波妹子,看着刘婉儿那连宽大的黑色体恤都无法遮挡住的身材,黑虎顿时觉得眼前一亮,觉得自己今天心血来潮的早早来到迪厅真的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尤其是看着眼前刘婉儿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更让他觉得心中莫名的生出一副满足感。

 

只是待得他心中优越感横生,正考虑着该这么恐吓才能从眼前的男女身上得到一些好处,沾上一点便宜时,一道虽然低沉确是显得很有底气的声音瞬间便是将他的优越感全部击碎。

 

“瓶子是我扔的,可我没看错的话,瓶子落地时你才刚刚踏入黑石迪厅,距离瓶子的落点最少还有二米的距离。”

 

草,这小子不是醉了吗,怎么刚才的事情他看的这么清楚,听到说话声一直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刘婉儿身上的黑虎才是发现,不知何时,早已经被他完全忽视的王东,竟然又是操起一个酒瓶对着他不断的比划着挥舞动作。这算是威胁吗,看着被自己忽视的醉汉竟然对自己做出如此动作,黑虎的心中顿时生出一股想笑的冲动。

 

十五岁缀学至今,大大小小的仗打了不知有多人,砍过人也被人砍过,才闯出如今的威名,如今名也有了,钱也有了,可是却看到有人对自己摆出如此动作,黑虎的脸上当即便露出一副蛮横的笑容。

 

“我让你给我比划,几天不发威,你还真当我黑虎的外号是白叫的。”

 

看来,最近自己的风头少了,让的现在的年轻人都敢无视自己了,心中自嘲一笑,觉得自己混混的威严受到了严重挑衅的黑虎,当即操起桌子上的酒瓶大呼一声的便娴熟的照着王东的头颅扔去。

 

  只是他的动作快,王东的动作却比他还要快,在他将酒瓶扔出去的瞬间,原本还是满脸醉意比划着酒瓶的王东,却只是将坐在椅子上的神体微微一晃的闪过了他扔出的酒瓶,而原本在王东手上比划把玩的酒瓶更是在他闪身的那一刻,准确无误的从他手中甩出落到了黑虎的头顶处。

 

碰!

 

随着瓶子准确无误的落到黑虎的头顶上,一声响亮干脆的玻璃碎裂声顿时响彻了整个黑石酒吧。

 

血,竟然流血了。

 

看着响亮声过后,黑虎贼亮贼亮的光头竟然一点点的渗出了鲜血,刘婉儿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里。

 

完了完了,这次完了,原本还希翼着能够靠道歉将眼前的黑虎应付过去的刘婉儿,看着眼前的场面顿时知道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即刻点击原文,发现世界的美好



Copyright © 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