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

上海小囡

文艺微风 2019-03-13 15:00:11


“一则大饼,两根油条。”

“一碗豆腐花。”

“一则麻球。”

“一块糍饭糕。”

上海小囡小宁端着一个钢种镬子,等在豆浆摊前,暑假每一个清晨,她都会拿着钢种镬子,在这条狭窄的弄堂里走过,有时候买一锅小馄饨,有时候买两碗甜豆浆,有时候买点豆腐花,外加两根油条什么的。

这些东西,只要几块钱,就足够她和两个表兄妹,外公外婆吃上一顿丰盛早餐。

初中生小宁暑假的一天,就这样开始。

那时候上海的天很蓝,弄堂里有说上海话的,有说宁波话的,也有说江北话的,不过没有人说普通话。小宁的普通话倒是说得很好,她这个年纪的孩子,虽然老师们在上课的时候还时常说着不甚标准的普通话,有时候也索性用上海话上课,但小孩子的学习能力都强,江南一带孩子说话也没有nl不分的毛病,因此,正经起来,各个孩子普通话都能说得字正腔圆。

吃完了早餐,得替外婆生煤球炉子。先在炉膛里填上细木柴,再拿纸引燃了,加上一块已经燃尽了的蜂窝煤球放在最底层,再加上一只新煤球,拿把蒲扇,扇啊扇的,火渐渐就旺了。

趁着天早,去附近的菜场买些素菜——荤菜、水产小宁是买不来的,生怕被人见她年纪小,被人宰了,只买那些1块钱5斤的毛豆啦、1角钱一斤的青菜啦,这些。

菜场离开家不过十分钟路程,一来一去买完到家,不过大约半小时,接着就是捡菜——小宁最恨的是剥毛豆,家里人多,总是让她一买就买许多,她不爱吃毛豆,却又剥得手指甲疼,尤其是那些铁毛豆,颗颗饱满,吃口糯,却最难剥,每次晚餐的时候,看到有人大勺大勺地舀毛豆子吃,小宁的心里就跟猫挠过一样地难受——这些可是她剥一两个小时、手指头都剥肿了才能剥除来的啊,而更可气的是,她自己是不爱吃毛豆的。

做完这些外婆发配的家务,小宁就得开始做功课了,趁着太阳还斜,房子荫头还在,可以坐在弄堂里写上一两小时。有时候功课没做完,为了逐荫凉,就搬到弄堂对面阿婆家门口去写。

作业写得差不多了,也就快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外婆退休在家,一家老小的午餐都是她来准备,这一天荤菜是油豆腐烧肉,肉味倒还在其次,切成对半的小方油豆腐浸透了红汤,咬在嘴里软甜多汁,倒像是包着浆一样,那味道真是美味,红酱油再往饭里一半,就是不吃菜,也能把饭吃得七七八八了。

午餐吃完,小宁洗好碗,就是一天中最漫长的午休时间。

放下竹床,小宁就抬头从门槛上望出去,又是个大热天。天碧蓝碧蓝的,一片云也没有,叫人心里发闷,那知了不停吱吱哇哇地吵吵,更添了几分炎意。早晨日头晒得早晨还很荫凉的小弄堂地下就滚烫滚烫,这会儿要是赤着脚去外头简直踩不下去。

暑假真长,也不知道过到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头。

小宁看着看着,困意来袭,就睡着了。

直到“梆”地一声,“棒冰切伐,赤豆棒冰。”

是卖棒冰的人又来了,推着他那辆28寸永久,车后座上放着一只木箱子,里边放着棉被,棉被里裹着的是盐水棒冰、赤豆棒冰、绿豆棒冰。

也不知道别人买没买过,小宁是一支也没有买过。小宁家里的冷饮都是阿姨去四十分钟开外的地方批发来的,去一个大冷库里拿,光明牌冰砖,一买就是一箱子。

既然醒了,就起来吧,小宁有些热,索性洗个澡。这时候洗还有个好处,街上没有人,可以就在室外洗,大木澡盆里放上水,再滴两滴六神花露水,拉个帘子围上,穿着衣服就躺在木盆里,清凉无比。

澡有时一泡就是半小时,直到弄堂里出现了第一个下班回家的人。小宁这才不情愿地从盆里爬出来——日落西山了,新民晚报也到了,拿起来先看下蔷薇花下,再看夜光杯。一张报纸,小宁只爱看这两块。

五点过后,弄堂里又热闹起来,上班的大人们陆续都到了,嗲悠悠穿着新裙子踩着高跟鞋的大姐姐、穿着朴素不施粉黛却干干净净的阿姨妈妈们、一回家先站在阴沟洞旁边冲澡的赤膊爷叔,都回来了。

小宁阿姨回来时,还带了朵白兰花给小宁,小宁欢喜得不得了。各家吃饭都摆在门口,支一张小桌子,摆几个小凳子,盐水毛豆、豆芽、炒梭子蟹、中午吃过的油豆腐烧肉、凉拌魔糊、冬瓜虾皮汤、白糖西红柿,一家人围坐,姨父就着七宝大曲,又开始侃侃而谈。

夜饭吃过,小宁就和几个弄堂男生一起打牌,玩的是争上游,乱打一气,直到晚上八九点才各自回家。

这一天太热,小宁就在外面放了躺椅,和许多邻居一样,睡在家门外面。

渐渐地,弄堂安静下来,小宁妈妈摇扇子的手,也不知不觉慢了下来。

睡着之前,小宁只觉得弄堂的夜很幽静,天上还闪着星,好像还有人在轻轻哄着孩子睡觉,嘴里念着: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外婆叫我好宝宝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对许多人来说,上海意味着很多。比如纸醉金迷,比如掘金之地,比如金融中心,比如在竞争中落了势已然比不得这里那里,如此这般。

对小宁来说,上海是家。





文 艺 微 风

Artbreeze

只想对你说一句诗意的话


红楼有梦 / 青梅煮酒 / 双瞳诗话 / 时食 / 夜读 / 一片吃心


文 / 图:谢双瞳

本图文所有权利由原作者所有

未经原作者及本刊允许,不得转载

Copyright © 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