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

竹乡趣话

博爱v旅游 2019-03-24 08:41:22

博爱竹林是我国地理纬度最高的人工培育竹林,主要分布在月山、许良、磨头等乡镇,北有太行屏障,南有沁水环绕,西有丹河滋润,组成太行山下小江南的独特美景。记得小时候登上圪垱坡玉皇顶极目远眺,山下满眼翠绿,村村寨寨掩映在竹林之中。


竹忆


 还记得小时候家乡是陶醉在婆娑竹影中的青碧佳境,清清的溪流,茂盛的竹林,枝头的阵阵鸟鸣,看不完郁郁葱葱的修竹,玩遍了竹林边的小桥流水。儿时的我几乎每个星期天或寒暑假都要去竹乡姥姥家、大姨家小住,一次次穿过遮天蔽日的竹林胡同,有时傍晚孑然独行,听竹林里斑鸠咕咕空鸣会感到恐惧。竹林边有鲜艳的野刺玫、野葡萄、野菊花,竹子上攀爬着野山药,能摇落一地山药蛋。

 


  竹乡人都有手艺,会破竹篾,编竹篮、竹筛、竹篓、竹凳、竹躺椅,家家户户都会搭竹帘,拿一把竹刀,砍几根竹子,破几片竹篾,打一堆线坠,一天就能编搭一挂竹门帘,不用花钱买。我最喜欢小巧玲珑的圆竹篮,带盖子,让人爱不释手。村外的斑竹林一片就有上百亩,有的竹子能长到碗口粗、十几米高。大人们说竹林里有狼,小孩子不能随便进去。我胆子小,从来没有进过大竹林。



竹史


 据资料记载,博爱县原有近3万亩竹林,历经多次战乱,新中国成立后已不足2万亩。上世纪末,乡镇企业发展和农村民居建设,大片竹林被砍伐,加上竹林效益低、人们疏于管理,造成荒芜,面积骤减。直到今天人们呼吁保护自然环境,大家才发现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已所剩无几。目前,博爱县的1.1万亩竹林还有三分之一破败有待恢复。

 


  覃怀竹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山海经·北次三经》记载:“虫尾之山,其上多金石,其下多竹,多青碧。丹水出焉,南流注于河。”虫尾山是传说中的古山名,丹水是丹河,河即黄河,可见丹河流域一带在战国至西汉时期就有竹。东汉时期刘秀任寇恂为河内太守镇守太行,寇恂砍伐并引种淇竹制作弓箭,改良河内竹种。还有人考证寇恂从陕西汉中户至地区移竹,说明丹河一带的竹林已非原始自然种属,而是中国北方最早的人工竹林。一代名将寇恂死后葬于月山寺下,其后代至今居住在竹乡图王村。



  古代竹林有官府管护,负责竹林、竹编和竹笋生产。宋人所编《太平寰宇记·凤翔府·司竹监》中记载,汉官有司竹长丞……在京北怀州河内;《唐六典·司竹监》指出,唐初在怀州河内置司竹监掌管竹林;《河内县志·金石卷》则记载,北宋靖康元年,河内之北有村曰许良巷,地尽膏腴……筑居于水竹之间,远眺遥岑,增明滴翠,号称游胜之所也。



竹趣


  竹、松、梅并称为“岁寒三友”,历史上很多文人墨客顶礼膜拜,或挥毫泼墨,或诗词歌赋,盛赞竹子宁折不弯、虚心有节的高尚品德。魏晋时期“竹林七贤”是最早依托覃怀竹林抒发胸臆的文人墨客,月山镇皂角树村南竹林中现存一通清代“竹林七贤”亭遗址碑,说明古人对此早有记载;苏东坡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郑板桥不仅喜欢画竹,还有咏竹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元代耶律楚材有诗作《过沁园有感》:“昔年曾赏沁园春,今日重来迹已陈。水外无心修竹古,雪中含恨庾梅新。垣颓月榭经兵火,草没诗碑覆劫尘。羞对覃怀昔时月,多情依旧照行人。”耶律楚材是元太祖、元太宗两任皇帝的名相,他多次路过清化,看到建于东汉的沁水公主庄园被元兵烧毁非常痛心,因此写下了“羞对覃怀昔时月”,表达对沁园遭劫的内疚。明清两朝礼部尚书王铎也写有“抚竹沁园好,吹箫铁岸清”的诗句,这是王铎护送父亲灵柩回家时因太平军占领孟津渡而被阻沁园写的乡愁诗。许良镇中心学校有一方“竹坞郡”石匾,传为乾隆皇帝书写,但有待考证。

 


  竹林也是美食家表达特定含义的载体。闻名天下的牛肉面创始人陈维精是博爱县苏寨村人,其子陈位林用诗句记录陈家卤牛肉的八味香料:豆蔻枝头翘,翠竹苏寨绕。八角大红袍,盎然丁香笑。春砂映阶绿,芳香溪流跳。桂香八月里,骑驴叹国老。看来,竹与美食也密不可分。



竹种


  博爱县本地原始竹种有筠竹、甜竹、变竹、罗汉竹、斑竹等10多种,在苏寨和牛磨一带斑竹园新发现的对花竹个体粗大,纹饰为灰色到浅黑色云团,隔节相背,均匀分布,其自然花纹可制作工艺品面板;斑竹可当建筑材料,更是艺术品雕刻首选;罗汉竹特别适合做京胡杆;筠竹、甜竹适用于家具的盘竹工艺造型。


 

  本世纪初,兴建的太行博竹苑成功引种全国各地80余竹种,有金竹、金镶竹、金镶玉竹、相思竹、紫竹、黄秆京竹、笔竹、淡竹、刚竹等,不仅具有经济价值,还有极好的观赏价值。

 


  2014年12月,河南省餐饮与饭店行业协会副会长、中国烹饪大师李志顺来博爱县探讨牛肉面发源地文化时在会上讲了一件趣事:清化人向慈禧太后进贡竹笋,把蒜臼扣在出土笋尖之上,不见阳光能保持鲜嫩,待蒜臼被顶高离地才能采笋,民间称之为“顶破天”。我当时曾想,进贡的一定是甜竹、筠竹一类小笋,若用斑竹大笋一晚能蹿二尺高,要不了三五天真的会顶破天了。清代曹尔堪有《覃怀竹枝》诗赞美斑竹:“万派甘泉注几村,腴田百顷长龙孙。养成斑竹如椽大,到处湘帘有泪痕。”然而,竹乡人都知道,斑竹新笋虽然粗大,但通体翠绿无斑点,次年才会长出斑点,以后会逐年增多变大且无规律。



竹事

 

  竹子不但可以编织器具,而且在建筑材料或农具中也不可或缺。过去农村盖房子常使用竹椽,家中常备竹梯,还有竹杠、竹耙、竹水担,用途很广;竹笋可食用,是饺子、三鲜汤、烩杂拌等传统清化美食的重要食材;竹子还是古代军用物资,不仅可以做弓箭杆,还可以制矛。同治年间,太平军、捻军起义,朝廷多次降旨要求清军在清化城外围追堵截,严禁叛军靠近清化,担心起义军抢占竹林削竹为矛。

 


  现存于冯竹园三官庙的两通德政碑,反映了清代官府管护覃怀竹林的事。其中,咸丰年德政碑一面是县府通告,另一面是清朝四品大员温县人李棠阶撰写的碑文,记载官府出示晓谕:“不准书差人等讹索园户,如敢故违,许园户上控,并勒碑记垂示久远。”文后有西庄毕世兰等200户竹农署名。

 


  从“竹林七贤”到怀商西复兴,从竹笋、竹货到清代清化竹器参加美国旧金山万国博览会,博爱县竹业辉煌记忆犹新。上世纪80年代为中南海制作天安门图案的竹帘,更是竹乡一大幸事。近年来,国家环保与护林政策逐步落实,政府有关部门加大了竹林管护力度,博爱竹林逐步恢复了生机,部分竹制品产业得到延续,特别是竹门帘生产,目前有大大小小30多个厂家,从南方购进原料,年产竹帘数千万挂;清化竹扇曾闻名全国,近年虽然衰落,但仍有侯山村刘栋梁的金达扇业传承了制扇手艺,并成功申报了省级非遗保护项目,为家乡赢得了荣誉。

文:何世国 焦作晚报

Copyright © 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