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

人均消费十五元的外卖,支撑着你的青春(餐食外卖篇)

省哥公众 2019-03-13 10:08:54

                       

上午十点半,随着外卖商家电脑中那甜美的女声,一张已打印好菜品名字的纸条从外卖平台出单机中嗞啦嗞啦的挤了出来。刚还无所事事叼着根烟的水哥,熟练的从出单机口中把单子一撕而下,随着电闸一合,炉台火焰的哗啦声,排风管道的轰隆声,水哥指挥切菜阿姨的嗓门声,都融合着响了起来。这个拥有一店双平台四流量入口的小炒商家水哥,自此迎来了一天当中的午高锋。

  不到五分钟,温度快速达到五十度以上的厨房里,水哥的额头已满是汗水。粘满老油的油烟罩上,那原本有点硬化滴得很慢的油烟凝结物,因为受到炉火的烘烤,加快了滴落速度。黑乎乎的墙上,那些油烟凝结物也已下流成条状。

  出单机继续出着单,随着案台上单子的积聚,水哥不得不加快炒制的速度。外面桌子上的三台微波炉里,也正马力全开,加热着早已分盒打包好的备烧菜。打包员急速的按照单上的品类,装菜,装饭,装餐具。一切就绪后往旁一放,只等着那人称外卖小哥的黄衣电车手来取这一包包,十年前就被称为白色污染地餐盒包装好的,称之为食物的东西。

  中午一点钟左右,水哥那摇晃着锅子的炉灶终于停歇下来,嘶吼着往外吐着油烟的鼓风机也不再轰鸣。水哥点上一根烟,往门外的躺椅上一瘫。望着我疑惑的眼神,许久才吐出一句话,这真不怪我,又想便宜又想吃得好,这,存在吗?

  片刻,水哥点燃一根烟后,给我算起加减法。。。你看看,食材,人工,平台抽成,七七八八的,算到后面,就差水哥这身肉还有点亏头。

  水哥两夫妻,带着一个全职阿姨,每天要撑起这家小店那薄利的两千毛利。买菜得每天凌晨时分跑批发市场,请个阿姨得计较做工半天全天,除去各项开销,最大头便 是各外卖平台那每单十元提二的抽成。若是不如此精打细算,就拿那一天一煮的米饭变为一天两煮的话,水哥每月都得加上五百的成本。水哥虽然不甚理解,但此刻也明了,那吃人的资本,他也无什办法。

  他只清楚,鸡鸭肉,得买冻货。猪肉,得买肉摊上那散卖剩下而又难卖的,牛肉,则是那一包包已加工成片,而只要十三元就有七两,却标注牛肉而又不知什么鬼的东西。

  其实这上面的都是废话,最直接了当的来吧。

  可能,那标榜着环保而又不知回收了几次又再加工的塑料餐盒,装着你那每日果腹的餐食,受热而挥发出的化学物质可以不计较。

  可能,你花着比较少的钱,吃到了你们比较满意的食物,想像着眼不见为净。

  可能,你觉得那到手中已被平台抽取两成毛利的餐食,是外卖平台让利于你。

  到底,钱重要?还是货的质量重要?

  义务教育九年,高中三年,大专三年或者本科四年,或许还加上个两年读研,两年读博。按最少十五年,本科毕业来说。你最实际的梦想,难道只是能在这希望立足的大城市吃上一份人均十五元,而且还被那资本平台抽去两成毛利的外卖餐食?你们是十年苦读的城市白领还是那九年义务教育之下的城市难民?

  


Copyright © 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