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

重生之悍妻(6-7-8-9-10章)

Annie的休闲时光 2019-03-14 12:34:56

重生之悍妻

作者:梅果

从末世而来的兵团教官玉小小,穿成嫡长公主的第一天,就把自己嫁给了蒙冤入狱,身受酷刑,处于人生最低谷的少年将军顾星朗。

从此以后,一个只会吃饭睡觉打丧尸的末世彪悍女,一个忠君爱国,冷峻寡言的骁勇将军,宿命一般的走到了一起。

国家弱小,强敌在侧,朝堂之上有昏君奸妃佞臣,朝堂之下民不聊生,面对如此境地,顾将军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重振朝纲,让这个天下国泰民安,可他的公主妻却说,你这个愿意太宏伟,不可能完成,我们去一统天下好了!

顾将军只能…… 如何成为一个名垂青史的好公主,玉小小坚定的认为,能宠爱自己驸马的公主,就是好公主!

6顾三少爷

  王嬷嬷为着自家公主痛哭了一场,然后自己又坚强了起来,跟玉小小说:“公主,既然圣上开口了,那这事看来就变不了了。”

  玉小小说:“那你想怎么地?”

  王嬷嬷擦干净了眼泪,说:“顾家现在一无所有,所以公主你的嫁妆,奴婢得好好准备。”

  “对,”玉小小忙就说:“好好准备,把这里能带的东西都带走。”跑路的时候,身上没钱,那还是饿死的命,玉小小才不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

  王嬷嬷把胸脯拍的啪啪响,跟玉小小打包票说:“公主放心,有奴婢在呢!”

  再说赵妃,这位被救回初晴殿后,很快被太医救醒,没力气说话,她也看着贤宗哭道:“圣上,皇后娘娘这是没法儿瞑目了!”

  贤宗说:“爱妃你感觉怎么样啊?”

  “皇后娘娘跟臣妾说过,”赵妃有力无力地哭,说:“公主殿下应嫁顾家三郎。”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贤宗吃惊了。

  “皇后生产之前,”赵妃说:“不过那时顾家已经下了大狱,臣妾只当皇后娘娘是一时糊涂了,所以才没跟圣上禀报,臣妾该死!”

  贤宗说:“这么说来,玲珑不得不嫁了?不然皇后她死不瞑目?”

  赵妃大哭道:“是啊圣上,圣上还是快些下旨吧,臣妾怕了。”

  贤宗看看窗外的天空,想想刚才的那道雷电,马上就说:“爱妃莫怕,朕这就下旨。”

  一旁的太医们在心里想,自己效忠的君王是个傻瓜,这要怎么破?!

  这个时候的大理寺天牢里,报喜的大人们还没赶到,顾星朗躺在一堆干燥的茅草上,俏脸通红,迷瞪着双眼,趴伏在他身上的女子,轻轻抚着顾三少爷伤痕遍布的胸膛,轻轻跟顾星朗道:“三少爷,老夫人让青玉来伺候三少爷,给三少爷留一个后。”

  顾星朗低声哼哼了一声,神情痛楚。

  青玉咬了咬牙,手放到了顾星朗的腰间,动作生疏地往下解顾星朗的囚衣。

  顾星朗因为青玉的这个动作,身子一震,狠咬一下舌尖,让自己醒神之后,伸手就把青玉推到了一边,急促地喘息了几声,说了声:“走!”

  青玉一个跟头跌在地上,爬起来扑到顾星朗的身上,哭道:“三少爷,你总得留个后啊!”

  顾星朗深吸了一口气,青玉是在他祖母身边伺候的大丫鬟,这个女孩这个时候能到自己的囚室里来,他的家人不知道想了多少办法,费了多大的劲。

  “三少爷,”青玉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女孩儿家的矜持了,低头就要亲吻顾星朗。

  顾星朗把头一歪,避开了青玉的这个吻,将青玉再次推开,小声道:“别傻了,我是必死的人,你跟了我,能有什么好下场?”

  “三少爷!”青玉坐在积着污水的地上哭,“青玉愿意,青玉想为三少爷留后。”

  顾星朗叹口气,他战功被抢,全家蒙冤入狱,他的双脚脚筋也都断了,要不是为了家人,还有身子里的那根傲骨,他早就自我了结了。

  “三少爷?”青玉又到了顾星朗的身旁。

  “方才那水里有药?”顾星朗问道。

  青玉红了脸,轻轻地嗯了一声。

  顾星朗身上刑伤严重,顾家没敢给他下重药,只是下了份量极轻的助兴药物,与青玉说这几句话的工夫,顾星朗身上的那股燥热已经褪下去不少,“走吧,”他跟青玉说:“不值得。”

  青玉犹豫了一下,手探向了顾星朗的身下。她也不光是为了替顾星朗留后,也是为了她自己。顾家满门下狱,他们这些顾家的家仆现在虽然还在牢里关着,可是日后一定会拉到奴市上发卖,青玉的姿色上等,被青楼楚馆看中的可能性最大。以其日后一双玉臂千人枕,青玉宁愿出头为顾星朗留下一后,这样无论如何,顾家都不会不管她。

  “青玉!”顾星朗打开了青玉的手,冲牢门大声道:“来人,来人!”

  一个牢头打开牢门,走了进来,看看牢里的两个人虽然衣衫不整,但不像好事已成的样子,便低声劝顾星朗道:“三少爷,外面的消息对您不利,这姑娘是老夫人特意吩咐小的送来的,您不要辜负老夫人的一番心意才是。” :(.*)☆\\/☆=

  顾星朗明白,赵左城这一次抢的就是自己的功劳,自己不死,赵氏父子怎么能安心?“劳烦你把她送走吧,”顾星朗跟牢头道:“这样的事,我不愿做。”

  牢头摇头叹了一口气,这下子他是没办法了,他也不真帮着地上那姑娘强了顾三少爷不是?

  这个时候,大总管敬忠和英大学士几个人几乎是前后脚到了大理寺。

  大理寺卿是赵相爷的门生,他能拦着英年允几个人,不过敬忠是赵妃的人,大理寺卿一看见敬忠,对着英年允几个人时公事公办的神情立马就不见了,起身相迎。

  敬忠让大理寺卿看自己手里捧着的圣旨,说:“林大人,圣上有旨,顾家人何在?”

  敬忠和大理寺卿说话的工夫,有小衙役跑到了顾星朗的牢房外,急声道:“秦头儿,敬大总管来传旨了,圣上对顾老元帅他们有决断了。”

  秦牢头一跺脚,敬忠这一来,顾三少爷还留什么后?什么事都办不成了啊!

7顾三少爷要成家了

  衙役们把关在各牢房的顾家人一起提了出来,顾星诺和顾星言到顾星朗的牢房里,把自家三弟抬了出来。

  “你没碰青玉?”顾星言看了看跟在他们身后,痛哭流涕的青玉,低声问自家弟弟道。

  顾星朗摇一下头。

  顾星言顿时就急了,说:“你傻啊?我们费多大的劲,才把她……”

  “老二!”顾星诺冲顾星言摇了摇头,不让顾星言再说下去。

  顾星朗低垂了眼眸,小声道:“还有哥哥们在,顾家不需要我留后。”

  顾星言眼眶一红,哽咽道:“别胡说,圣旨我们还没听呢,你知道是什么事儿?”

  顾星朗不再说话了,横竖是一死,只要不连累他的家人们就好。

  老夫人这个时候已经跟顾老元帅一起跪在了地上,看见自己的这三个孙儿后,马上就哭喊了一声:“星朗?”

  敬忠一笑,说:“老夫人,你先别伤心,先让渣家传完圣上的圣旨吧?”

  老夫人抬头看了这个大太监一眼,眼中的忿恨之情毫不掩饰。

  “都跪下接旨,”顾老元帅这时开口沉声道。

  顾星朗被两个哥哥小心翼翼地扶着,跪在了地上。

  敬忠打开圣旨,清了清嗓子,开始宣读。

  顾家人听了这道圣旨后,就觉得贤宗耍他们这一家子罪臣很好玩吗?皇家就那么一个公主,还是嫡长公主,今年不到十四岁,下嫁已经残了双腿的顾星朗?耍人玩不是这么耍的啊!

  敬忠宣读完圣旨,走到了顾星朗的跟前,把顾星朗的手拉起来,将诏书往顾星朗的手里一放,说:“顾三少爷,你与长公主殿下的婚事,是太后娘娘当年指下的,圣上一诺千金,不会食言的。”

  顾星朗猛地抬头看向敬忠,年轻且俊俏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了。

  顾星诺和顾星言下了死劲拽着自家三弟,这个时候他们跟敬忠这个阉宦拼了,家人怎么办?

  “今天你们就可以出天牢了,”敬忠谅顾星朗也没这个胆子跟自己拼命,就算顾三少爷有这个胆子,敬忠看一眼顾星朗缠着厚布的双腿,这个十五岁就沙场成名的少将军,还有跟自己拼命的本事了吗?

  敬忠没再说废话,一甩袍袖,带着人就走了。

  顾家的老少爷们跪在地上,半天没动弹,接受不能。

  大理寺卿走到了顾老元帅,顾辰的面前,冷冷地看了顾辰一眼,说:“顾老,你带着你的儿孙们走吧,难不成你还要本官送你们一程?”

  顾家老少蹲了快两个月的大牢,就等着把牢底坐穿了,没想到一下子又被大理寺的衙役给赶出天牢了。

  一家人站在天牢的门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说不出话来。

  从顾家满门下狱开始,就守在天牢外的几个顾家家将看见主人家被大理寺的人推出了天牢,看了又看之后,确定这真是主人家的老少,忙就一起跑到了跟前,往顾老元帅的跟前一跪,其中一位家将哭道:“元帅,您,您这是重见天日了?”

  顾老元帅这时候还是在发懵中,看看站在自己左右的家人,又看看跪在跟前的家将们,说了句:“重见天日了?”

  所有的顾家人都茫然。

  顾星诺说了句:“星朗是要成家了?”

  于是不光是顾家人,就连家将们都茫然了。

  英年允几个人这时从大理寺的正门那里赶过来,看见顾家人正站在天牢门前,忙就上前恭喜顾老元帅和顾星朗。

  顾辰说:“英老弟,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英年允想想在帝宫里见到的那一幕,根据英大人的脑补,贤宗之所以会愤怒之下说出允婚的话来,一定是玲珑公主为顾家求情来着,“公主殿下难得啊,”英大学士跟顾辰叹道:“为了救老哥哥你,还有星朗你们,公主殿下今日亲自跟圣上求情。”

  “是啊,”另一个大人说:“公主殿下不主动下嫁,怕是星朗贤侄危矣啊。”

  顾家上下听了两位的大人话后,半晌无语,心中感激,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顾星言突然道:“我的天,幸好星朗跟青玉没成事,不然我们顾家怎么对得起公主殿下?”

  老夫人想到自己之前的安排,一阵后怕,公主要是过门之后,青玉在公主之前生子,这不是打公主的脸吗?

  青玉站在人群的最后,身上还穿着囚服,心里一阵委屈,那顾家就对得起她了吗?

8赵氏父女定毒计

  赵妃这一回断了三根肋骨,左腿也断了。在太医看来,幸运的是赵妃娘娘受的内伤不算重。在赵妃看来,幸运的是,自己的脸没问题,毁了脸的女人还怎么在后宫里混?陪贤宗过了这些年,自己男人是什么个尿性,赵妃很清楚。

  赵妃伤着没办法伺寝,自然也就留不住一天怀里不抱个美人就睡不着觉的贤宗,不过贤宗不在身边转悠了,这倒也方便了赵妃与自己的父亲,相国赵秋明见面。

  长公主即将下嫁顾家的消息轰动朝野三天之后,赵秋明夫妻二人来初晴宫探视重伤的女儿。

  行礼问安之后,赵秋明开口就跟女儿的抱怨道:“娘娘,公主这一下嫁,顾家死里逃生,你弟弟抢了顾星朗的战功,从顾辰那里搜出来的通敌书信,也是为父安排的,这要东窗事发,我们赵家和娘娘都得伤筋动骨,元气大伤啊。娘娘,你怎么会一力促成这桩婚事呢?”

  听自家父亲这是在怪自己了,赵妃冷道:“顾家老小在天牢里待了这么久,父亲都没办法除去他们,赵家的事,难不成事事都要指望我吗?”

  赵秋明苦了脸,说:“娘娘,护着顾家的大有人在啊。”大理寺卿是自己人没错,可大理寺里也有向着顾家的人啊,赵相爷派人试了几回,都没成功干掉一个顾家人。看赵妃一脸的鄙夷,赵秋明只得又岔话题,说:“顾星朗已经是个废人,圣上怎么还会愿意……”

  赵妃不等自家父亲把话说完,就道:“我跟圣上说,顾星朗只是受了刑伤,好好一个人,受点刑,哪能就残了?”

  “圣上信了娘娘的话?”

  “太医这么说,圣上自然会信。”

  不用说了,这个太医一定也是自己女儿的人了,赵秋明默了一下,其实他女儿在家做小姐的时候,真的还没有这么凶残。

  “调集人手,”赵妃这时道:“趁着这一次公主下嫁,把顾家解决掉。”

  赵秋明忙道:“顾家男子皆为将,剌客想得手不易啊。”

  “剌客?”赵妃冷笑了一声,“那只是一群废物罢了。”

  赵秋明讪讪地道:“那娘娘的意思是?”

  “翠玉,”赵妃喊翠玉。

  赵妃的亲信宫人翠玉应了赵妃一声,捧了一长形的锦盒给赵秋明看。

  赵秋明看见锦盒里黄澄澄的衣冠后,惊得从床榻前的圆凳上站了起来,说:“娘娘,这是?”

  “龙袍,”赵妃小声道:“公主出嫁那日,这东西会由敬忠带到顾家去,到时候父亲让弟弟带禁军去顾家一趟。顾家再防范,他们能把公主的嫁妆拒之门外吗?”

  赵秋明的双眼一亮,“到时候顾家被查出私藏龙袍,杀无赦?”

  赵妃说:“这一次,顾家的手上可没有免死金牌了。”

  赵秋明喜道:“这样我们就能正大光明的置顾家于死地了。”

  “父亲回去准备吧,”赵妃小声说:“为防有漏网之鱼逃脱,带去顾家的禁军人数不能少,父亲跟禁军的几位将军先行说好,事成之后,我重重有赏。”

  “知道了,”赵秋明答应了女儿一声,想想又道:“那公主殿下怎么办?”

  赵妃看着自己的父亲眉梢一挑,说:“父亲还关心她?”

  赵秋明说:“圣上总不会弃长公主于不顾,娘娘对长公主还是得有个安排。”

  赵妃说:“她要是被皇后教的好,懂得三从四德,就应该随她相公去了,要是舍不得死,我会让圣上把她打发走的。”

  赵秋明说:“娘娘的意思是,等长公主与顾星朗拜完堂,成了顾家媳,禁军再进顾府?”

  赵妃说:“没错。”

  赵秋明点头,说:“我知道了。”

  “皇后的女儿,”赵妃咬牙道:“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的,玉玲珑就是不死,我也会为她找个好地方,让她好好度过余生的。”

  “那七殿下?”赵秋明试着问了赵妃一声,公主再是嫡出,那也是女儿,七皇子才是他们的心头大患啊。

  “一出生就克死了母亲,”赵妃道:“一月的工夫,就又克得自己的姐姐死了夫君,七殿下的命格太硬,圣上哪还敢疼他?一个不讨圣上喜欢的小婴儿,死了就死了。”

  这下子,连赵秋明都觉得自己的女儿心狠手辣了,“娘娘,”赵相爷提醒赵妃道:“皇后的母族不在京城,对长公主和七殿下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可姜家手里毕竟也有兵权,只怕日后姜家不肯善罢甘休啊。”

  “解决了顾家,下一个轮到他姜家了,”赵妃一笑,小声道:“公主之事,由圣上决定,我只怕姜家不闹腾。等姜家触怒了圣上,父亲,我们就看他姜家是个什么下场吧。”

  相爷夫人一直坐在一旁,默不作声地听着父女俩商议毒计,脸上的表情除了恭顺,再看不出第二种情绪来。她是赵秋明的填房夫人,没有生一儿半女,不管是在权倾朝野的丈夫跟前,还是宠冠后宫的赵妃面前,都没有说话的份。

9成亲前的屈辱

  赵家父女紧锣密鼓的忙活。

  贤宗也不是完全不想着闺女的人,饮酒作乐,抱着自己的大小美人睡觉的同时,他也想到,顾家被自己抄家,连住的宅子都被自己没收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顾家三郞怎么娶他的闺女?

  “敬忠,”贤宗叫自己的大总管。

  敬忠忙走到贤宗的跟前,躬身道:“奴才在。”

  “把顾家原来的宅子还给他们,”贤宗说:“还有先前抄来的家产,也还给他们。”

  敬忠说:“圣上,顾辰已经没有了爵位,顾家现在满门都是庶民,还住先原的镇国侯府,奴才觉得可能不大好。”

  贤宗没顺着敬宗的话往下想,而是说:“朕的驸马怎么能是庶民?还让他当将军吧。”

  敬忠忙说:“圣上,顾家可是犯了通敌叛国之罪的。”

  贤宗不在意道:“现在天下太平,朕也不用他领兵,通敌的是顾辰那老头儿,顾星朗么,荣养着就是。”在贤宗想来,不打仗的时候,将军不就是个官?

  敬忠说:“那圣上要封顾三少爷什么将军?”

  贤宗也想不起来以前的顾星朗是个什么将阶,就问:“他以前是个什么将?”

  顾星朗十三岁从军,十五岁就沙场成名,但顾辰治军严厉,觉得少年人不经磨砺不成材,所以这些年只让顾星朗在军中当偏将,责重却位低。敬忠也不跟贤宗谈顾三少爷的功劳,只说这位在军中任偏将之职。

  “偏将?”贤宗不大相信,顾辰的亲孙子,在军中就当个小小的偏将?

  敬忠说:“圣上,顾三少爷刚十七,还小呢。”

  贤宗叹口气,他的女儿还不到十四呢!不是更小?“偏将不行,”贤宗仔细考虑了一下,说:“封他为三品都尉将军,你给顾家找一处宅子,让他们住下。”

  “奴才遵旨,”敬忠忙就领旨道。

  “朕这是为了玲珑,”贤宗又说了一句。

  敬忠忙说:“圣上英明。”

  身为顾家的仇人,敬大总管这会儿真心为顾星朗感觉到高兴,靠着媳妇当上正三品的都尉将军,这吃软饭的小白脸当的,这是多大的一记耳光打在这位顾家三少爷的脸上啊!

  “去吧,”贤宗挥手让敬忠去干活,觉得自己为女儿做了一件好事。

  敬忠迅速在京城里为顾家找了一处宅子,比不上原先的镇国侯府,可也是几进的院落,带着花园,比上不足比下是有余了。宅子安排好后,敬忠分分钟都没耽搁,带着人又跑到顾家暂住的民宅传旨。

  不出敬大总管所料,顾家人在听了贤宗的这纸诏书后,脸色都是青白交加,敢怒却不敢言。

  “顾将军,”敬忠看着顾星朗笑道:“接旨吧。”

  顾星朗低着头,一个被废了双脚的废物,靠着女人当正三品的将军?屈辱感让顾星朗呼吸困难,觉得此刻的空气都如同烈火一般,烧灼着他的五脏六肺。

  敬忠说:“顾将军,你这是要抗旨吗?”

  顾二少爷,顾星言从地上愤然起身,道:“士可杀不可辱!敬忠,你别跟我来这套!”

  听见二哥愤怒的喊声,顾星朗的身体一抖,将双手举过头顶,说:“臣接旨,臣叩谢圣上恩典。”

  “星朗!”顾星言看顾星朗双手颤抖地接下这道圣旨,目眦欲裂,上前就要揪住敬忠玩命。

  “星言,”顾辰开口喊了自己的孙儿一声。

  “爹,”顾星言的小儿子,刚两岁的顾旭这时哭了起来。

  二少夫人林氏收回了掐儿子小屁股的手指,低头也是垂泪,她知道顾星朗是在受辱,她这个当二嫂的死不要紧,可她不想看着丈夫和儿子死。

  现在还不是把顾家一击至死的时候,所以敬忠显得很大度,冲顾星朗拱手一礼,说:“渣家恭喜顾将军了。”

  顾星诺走过来,把自己的三弟抱着,放到了一张躺椅上。

  敬忠又跟顾辰说:“宅子圣上也赐下来了,顾老好好准备顾将军的婚礼吧。”

  顾辰面沉似水,看了敬忠一眼,没有说话。

  敬忠知道这家人这会儿不乐意看见他,这位太监大总管故意又多留了一会儿,把顾家老少们再恶心一回,才带着人走了。

  敬大总管前脚刚走,顾星言就爆了,一脚踢翻了院子里的一张椅子,怒道:“欺人太甚!”

  顾辰跟自己的老妻小声道:“你带媳妇她们先回房。”

  女人和孩子们回房后,厢房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英年允几个人从厢房里走了出来。

  顾星言抱着头蹲在花台旁边,沉默不语。

  顾星诺蹲在顾星朗的跟前,顾家大少爷的眼中也是隐忍着痛苦。他们的父亲在顾星朗不满周岁的时候就战死沙场,这个弟弟是顾星诺这个大哥一手看护长大的,顾大少爷心疼弟弟,却没办法以身代之。

  “我没事儿,”顾星朗抬头看向了自己的大哥,竟是笑了一笑,说:“我要成家了,大哥应该恭喜我才对。”

10生无可恋

  顾星朗的话让顾星诺这个当哥哥的,红了眼圈。

  顾星言狠狠地用衣袖抹一下眼睛,也不知道顾二少爷是不是掉下了泪来。

  英大学士几个人,跟顾辰一起坐在了院中,几个人面面相觑一番后,还是英大学士先行开口道:“不管怎样,星朗你不能辜负了公主殿下的一番情意。”

  顾星朗双脚已残,顾家功名利禄全失,就算在坐的诸位大人都是看着这位顾三少爷长大的长辈,也没办法把顾星朗看作是良婿的人选。玲珑长公主这一次不但是下嫁,也是错嫁了。

  “圣上倒是舍得,”心直口快的顾星言抬头看着英大学士说:“那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对于当今圣上,诸位大人都无话可说,骂皇帝是杀头之罪,谁没事犯死罪玩儿?

  “顾兄,这桩婚事让你们逃过了牢狱之灾,赵秋明他们到现在也没个动静,我怕他们另有算计,”御史邱诤小声道:“我们不能不防啊。”

  “圣上会看着赵妃害长公主殿下?”顾辰紧锁了眉头。

  几个老伙计坐在院中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个万全之策来,最后英年允道:“我们万事小心就是,我已经写信去了梧州姜家,相信姜家很快就会有人上京了。”

  顾辰点一下头,看着自己低头沉默不语的小孙儿,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英年允看向了顾星朗,顾三少爷就个性而言,是个冷峻寡言的人,但身上也不缺少年人的那种朝气,如今这个半躺在竹躺椅上,光着脚,脚踝缠着厚厚一层白纱的人,浑身上下笼着一层暮气,这哪还是那个意气风发,少年成名的顾星朗?

  就在英年允还在想着要怎么劝慰,看着已经生无可恋的顾星朗时,邱诤开口道:“公主殿下的相貌酷似皇后娘娘。”

  皇后不似赵妃妩媚,这些年却在貌美之名上始终压赵妃一头,就胜在端庄温婉上。邱大人话没明说,却也是在告诉顾星朗,玲珑公主是个美人儿。

  “公主殿下的性子听说也极好,”另一位大人也道:“虽说年岁还小,但本性贤淑,你们以后的日子会好的。”

  几位大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劝慰顾星朗,现在为顾家翻案,大人们都看不到希望,说找名医来医好顾星朗的双脚,老几位不能睁眼跟人孩子说瞎话,想来想去,也只有夸夸玲珑公主,有个貎美又贤惠的妻子,这对顾家的三小子而言,可能是日后唯一的指望了。

  几位长辈的好言相劝,顾星朗却没有听到心里去,对这位叫玲珑的长公主,他也没什么期待,只是觉得自己一个废人成婚,不管迎娶的是哪家姑娘,都是害人之举。

  “老大,”顾辰看老哥几个这儿苦口婆心的劝了半天,顾星朗也没个反应,知道这孩子是什么劝也没听进去,只得跟顾星诺道:“送三儿回房休息。”

  顾星诺答应了祖父一声,打横抱起几月下来,迅速消瘦的顾星朗,快步往他们兄弟三人暂时的房间走去。

  顾老元帅看顾星言还蹲花台旁不动,又支使顾二少爷道:“你去看看三儿的药好了没有,好了就端给他喝。”

  顾星言这才起身走了。

  “婚礼不能出差错,”小辈们都走了后,英年允提醒老朋友道:“事关皇家,难保赵秋明他们,不想抓你们顾家一个大不敬的罪名。”

  “大不敬,”顾辰冷笑道:“又是一个死罪啊。”

  “只有活着,才有翻案的希望,”英年允小声道:“赵家父女这会儿想的一定是斩草除根,顾兄,你一定不能让这对父女得逞。”

  顾辰点一下头,对上赵家父女这对阴险毒辣的小人,老元帅心里没有多少底气,但事到临头了,不想面对也要面对。

  “星朗是个好孩子,”英年允说:“长公主殿下也是个好孩子,这个姻缘应该不差。”

  众人听了英大学士的话后,一阵唏嘘,小女孩还不知情为何物,下嫁给一个残了双脚的少年,这姻缘好坏与否,真是只有天知道了。

  顾星诺把顾星朗抱进屋,轻轻放在木床上,抬头再看自家小弟时,愕然发现顾星朗的嘴角边有血迹,顾星诺忙就惊道:“星朗,你怎么了?”

  顾星朗先是茫然,看见顾星诺沾着自己嘴角血迹的手指后,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的嘴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张嘴想说话,不想直接就是一口血,吐在了顾星诺的手心里。

PS:写在后面,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只做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Copyright © 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