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

没招牌,还任性赶客,这间25年的成都水饺店值得dia起LV包切吃

漫成都 2019-03-13 11:47:09




牛王庙巷街上有栋低矮的红瓦房,朴素的暗红木板门,门口正中间是棵茂盛高大的槐树,原本以为是个什么修车铺子,不曾想是个不起眼的水饺店。


没有招牌,没有宣传,没有服务员,甚至一不注意都会走过头。老板遇上“怪迷日眼”的人会赶客人走,味道不够自己加调料,收摊后绝不再卖,客人也经常扑空吃不上……


但资深的老成都们都知道,这对父子开了25年的苍蝇馆子里做的饺子才是最有滋味的。






一间饺子店

见证了东门老街的消失



父子水饺的门面


1993年12月,刘大爷夫妇在牛王庙巷子口开了家水饺店。


那会儿这条街巷尾是全兴酒厂,巷头是新上海食品城,路很窄却很热闹,全是红墙瓦房,卖各种烧菜、坛子肉、果子大冰……


25年过去,店里任何装修都没变过,只是从2002年开始变成刘氏父子经营。刘大哥说:“我们这以前都没得名字的,都是2011年兰妹儿来吃,给取了个名字叫“父子水饺”。”


刘氏父子


而牛王庙巷却早已没有旧时模样,刘氏父子见证着街对面明宇金融饭店修得高大洋气,周围的老邻居们都搬走了,老铺子也一间间渐渐消失。


这条街上也只剩下他们这栋瓦房,还卖着旧时老成都人记忆里的味道。“我喜欢的好吃的店都没了。”刘大哥作为资深吃货很是惋惜。


中午13:30客人陆续赶来


店里菜单很简单实在,就两样:饺子和抄手,饺子分为肉饺和韭菜饺。早上还有粉子醪糟蛋可卖,但中午11:00就没有了,韭菜饺每天也只限量200个。1两10个才7元,没位置坐还可以打包,胃口小的1两下肚基本就能饱腹。


早晨7点,父子二人去菜市场买菜,8点多就开店。刘大哥包饺子,刘大爷负责煮和调味,下午3点左右差不多就关门不卖了,3口小锅每天都要煮上千个饺子抄手。


墙上简单的菜单


一般熟客有机会都会赶早来吃韭菜饺和醪糟蛋,中午附近上班党过来吃的人多,最多要排40分钟才能吃上2两饺子。


隔壁成都17中的学生就更不必说了,念书就在这吃,上班了还在这吃,谈恋爱了带女友来吃,结婚了带着小孩儿一家人来吃。“最开始来吃还是个咪咪大的娃娃,到现在自己孩子都多大了。”刘大哥感叹着岁月匆匆。



成都饺子的灵魂是红油

他一分钟包15个饺子




父亲负责煮饺子,儿子负责包饺子


刘大哥退伍回来就在店里包饺子了,如今包了16年,平均1分钟可以包15个饺子,算下来4秒包1个饺子。“那个时候我才十多岁,现在都30多岁了,除了人老了些,胡子长起来了,我们店啥子都没变过。”


刘大哥包饺子的时候,双手生风,不仔细看都看不清动作。摊开面皮,放入馅料,双手捏一捏,两三个步骤,轻轻松松饺子就包好了。看他神色自若,还边包饺子边和客人聊天,下单收钱几不误,不由得暗暗感叹他的厉害。在小小十几平方的店铺里,他有着睥睨江湖的气势。


刘大爷今年已60余岁,身体仍旧硬朗,下饺子上菜收拾桌子,风风火火,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完全看不出他年纪这么大。父子二人的脾气也是一脉相承的,直爽得很,稍有不对经常争嘴,但手底的活儿却不会停下,完全不耽误给客人做饺子吃。


一碗分量十足的红油肉饺


我请教刘大哥店里饺子好吃的秘诀,他说:“北方饺子不重调料,而我们成都饺子的灵魂是红油。”每天关店后,他们都会制作独门秘方的红油。


他们家的饺子口感好,皮柔软适中有嚼劲,肉馅儿很嫩入口化渣,红油糖蒜调料,味道甜辣交织,鲜香有回味。“每个人调味都不一样,我们店的料从开店到现在没咋变过,在别家也吃不到我家的味道,其实客人好吃就是最大的特色。”


客人吃完的碗筷还来不及收拾


连成都17中的外教也爱来吃,吃完竖起大拇指。刘氏父子说起客人们对饺子的满意,语气里是掩不住的自豪。


店里不忙的时候,还会卖包好的生饺子,许多人开着车过来买,经常带出省。过年过节放假,客人都知道店里不开门,也会提前来买生饺子带回家吃。



饺子不卖“怪迷日眼”的人

不仅是店也是父子俩的家



刘大哥卖饺子也要看人,不喜欢“怪迷日眼”的客人,一言不合还要赶人走。“我喜欢撇脱的客人,店里只有我和老汉儿两个人,不要把这当成酒店要求。”


有一回几个人开车过来吃,其中一人面露嫌弃,言语中质疑朋友为何来这个没有招牌的苍蝇馆子吃。刘大哥当时就发火了,当即表示不做这个人生意,不卖这份饺子。“我们凭双手吃饭,少看不起人了!”


刘大爷在盛饺子


刘大爷话不多,基本都是埋头煮饺子上菜,风吹日晒,25年如一日。工人出身的他,原本是和妻子开店,儿子后来接手,他也有所欣慰。虽然经常和儿子斗嘴,却也吵吵闹闹开了这么多年。


许多客人反而很喜欢他们父子相处的模式,觉得热闹亲切,仿佛是去寻常熟人家,槐树下乘凉,迎着风和阳光,吃一碗美味的饺子。


店门口的“招牌”槐树


这里不仅是他们的饺子店,也是大部分时间父子二人的家。白天开店,下午收摊,折叠床铺开就能睡下,有躺椅还有电视,伴着清风明月,倒也自得其乐。


正因如此,父子二人每天把店里打扫得分外干净。用开水消毒,反复擦拭桌子和地面,这是那种老一辈人特有的洁净,连纸巾都堆得整整齐齐。虽然瓦房破旧,没有空调,却丝毫不影响他们作为成都人热爱生活的那股子劲儿。


3天及以上的节假日店里要休息,过年一般也要放到初八,今年8月更是放了1个月暑假。放到如今开餐饮店,这么“任性”关店大概是不可能的,刘大哥却认为要量力而行,累了就休息,毕竟刘大爷年纪也大了。


父子二人忙进忙出


谈及未来,父子二人也不知道这红墙老瓦房什么时候会拆掉。


刘大哥包完这天的饺子,去冰箱拿了罐啤酒站在店门外抽烟休息,门口正中间的“招牌”槐树为他和店面提供了一丝阴凉绿意。他喝了口酒悠悠地说了句:“也不晓得我们哪天就销声匿迹了。”



成都人向来喜欢把味道不错,但环境很破的小餐馆叫“苍蝇馆子”。这个昵称非常形象:苍蝇馆子大都隐藏在市井小街小巷之中,其小如蚊蝇散落;店铺绝对够旧、够破、够简陋,确是苍蝇出没之地;不管这些馆子巷子有多深,门面有多小,成都人都能像苍蝇一样, 追逐着味道找到这些不打广告从不宣传的小店。


苍蝇馆子在成都人的心目中地位,并不比香格里拉酒店低下。大把开着宝马奔驰,穿着西装革履的精英和只着汗背心的工人们同踞一隅,坐在破破烂烂的桌椅旁大快朵颐,能把大家聚集到一起的就是苍蝇馆子那硬是霸道的味道。


而现在,地道的苍蝇馆子越来越少了,老味道也越来越少,城市化发展如此迅速,那些老成都记忆中的食物也一个个消失在人们的视线。


开了25年的父子水饺店,父亲和儿子像饺子的面皮和馅,虽然吵吵闹闹但在一起才会完整。希望他们能凭着味道,凭着初心,凭着坚持,给予成都人们一份实实在在的慰藉。



E N D


文:林投

图:怡霏

编辑:林投


Copyright © 成都装修装饰交流群@2017